中国曲谱网主页 >  音乐资讯  > 正文

环球音乐家访谈|从中央音乐学院到柯蒂斯音乐学院|美国纽约大都会歌剧院演奏家,袁泉!

中国曲谱网 2021-07-21 04:13:51 中国曲谱网 61℃

本期做客环球音乐工作室的音乐家是位正宗的老北京。毕业于国内外音乐名校,他就是美国纽约大都会歌剧院乐团小提琴演奏家袁泉老师。袁老师性格和蔼可亲,谈话间老北京味十足,风趣幽默。

从袁老师身上让我们看到一位音乐家对音乐的热爱和痴迷。他向我们介绍了自己的音乐职业生活和在美国著名音乐学院的求学经历,同时也分享了一些非常有价值的教育理念。

相信大家通过此期采访学到有意义的知识和经验。同时希望袁泉老师的音乐之路更加丰富多彩!

 

环球音乐家访谈|从中央音乐学院到柯蒂斯音乐学院|美国纽约大都会歌剧院演奏家,袁泉!

 

本期嘉宾

袁泉

小提琴家袁泉,美国纽约大都会歌剧院乐团演奏家,蒙克莱尔交响乐团第二小提琴声部首席,曾任美国著名小提琴家、教育家唐纳德·维勒斯坦(Donald Weilerstein)助教。曾获美国特拉华青年独奏家比赛第一名,第二届中国青年独奏家大赛金奖,丹麦青年艺术家比赛第一名,第四届中央音乐学院小提琴比赛第二名等。

作为活跃在世界舞台的小提琴家,袁泉先后与超过二十个乐队合作,包括丹麦哥本哈根爱乐乐团、 中国国家交响乐团、 中国歌剧舞剧院交响乐团、 美国Promusica交响乐团、 美国Bravura爱乐乐团、 台湾青年交响乐团等在世界各地著名音乐厅举办音乐会。他每年在世界各地的音乐会超过150场。

生于北京,五岁起学习小提琴,12岁赴北美巡演《莫扎特第五协奏曲》及《梁祝》,引起轰动。1997年进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后作为全额奖学金获得者及“杰出学术荣誉奖”获得者先后毕业于德国萨尔布吕肯音乐学院,美国柯蒂斯音乐学院,和美国新英格兰音乐学院。他的老师包括中央音乐学院赵薇教授,美国著名小提琴家、 指挥家、 教育家约瑟夫.希尔维斯坦(Joseph Silverstein),及唐纳德·维勒斯坦。

自2000年起在北京组建Apollo四重奏开始,他从未间断对室内乐的热爱和演奏。他在Curtis音乐学院的四重奏曾代表学校在美国国会图书馆音乐厅用馆藏的一组1699年斯特拉迪瓦里弦乐器举办音乐会。他在新英格兰音乐学院组建的Tetrachord四重奏曾获得学校室内乐荣誉奖并在波士顿地区演出多场音乐会。定居纽约后,在工作之余,他也大量地演出室内乐作品。

近年来,随着对指挥领域的兴趣,他指挥了塞尔维亚国际青年艺术家交响乐团,在贝尔格莱德等地举办交响乐音乐会。

自1999年开始教学活动,曾在北京,济宁,台北等地讲授大师课。自2013年开始任“金色北京”比赛评委。曾任克利夫兰国际音乐节,纽约国际音乐节客座教授。2019年应邀任加拿大皇家山音乐学院“音乐桥”夏令营客座教授。

自12岁在中国唱片总公司灌制《梁祝》唱片开始,袁泉曾在德国,美国,加拿大,中国等地灌制各类唱片十余种。近年来他参与录制了大量教学示范光碟,包括:《中国音协全国小提琴演奏考级标准教材(全套)》、 《维尼亚夫斯基随想曲全集,Op.18》、 《节日探戈》、 《学琴之路》、 《激情与随想I ——VIII》等数十种,并特别应中国环球音像出版社之邀录制了一套《小提琴名曲讲解与示范》DVD。2010年作为全球第一人录制马思聪遗作《独奏小提琴奏鸣曲》,《钢琴三重奏》和《第四回旋曲》。他最新的专辑《齐尔品(Alexander Tcherepnin)小提琴作品集》将在2020年由Toccata唱片公司出版发行。

 

01

作为美国纽约大都会歌剧院乐团演奏家你们每天的生活是什么样子?

大都会每个乐季大约要演出25部歌剧,从巴洛克时期的作品到现代作品都包括在内。正常情况下我们每周有六到七场演出,正规团员每周的工作量是四场,如果有人生病不能参加演出,负责人也会问你愿不愿意加演,加演就多赚点,我曾经一周演出过六场,外加五个排练,还是挺累的!排练大概每周平均四次,每次三小时左右。刚工作的时候,庞大的曲目量还是让我挺崩溃的,一是在试用期,二是也不想给中国人丢脸,那时比我之前一位考入的同事也已经工作了八年,压力还是有的。我记忆特别深刻的是普契尼的《波西米亚人》,当时用的分谱是手抄谱,是二十世纪初的物件儿,一百多年了,钢笔字迹都淡了,纸张酥脆,一碰都能掉渣儿,加上普契尼的作品松松紧紧的各种变化极多,头两次排练那真是一头雾水摸不着头脑,一气之下,回家对着总谱和录音,一句一句把它彻底吃透了,现在行了,基本快背下来了。我热爱这份工作,尤其是当歌唱家演唱得精彩,能学到很多,毕竟小提琴就是模仿人声的乐器。说到挑战呢,现在我觉得主要有两个,一个是演出的长度,比如上个乐季瓦格纳的四联剧《尼伯龙根的指环》,那真是恢弘,那哪是谱子,厚厚的就是一本本书啊,动辄一场演出五六个小时,最后一部《众神的黄昏》,光前奏曲就45分钟,拉完前奏曲,一翻页,写着“第一幕,第一场”……有人说拉完这个你才算成人了,我现在深以为然。第二个就是因为各方面的条件和歌唱家指挥家的档期,我们经常要在演出当天面对一个新的指挥或者演唱者,并且之前没有机会排练,“今天怎么换指挥了啊?”,“今天是他唱啊?”,这种情况下各种细节的处理都会有所不同,要求团员们注意力非常集中,才能确保演出的成功。


 

相关文章
热门浏览
热门标签